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

2014 年四月是我们来到温哥华的第一个春天,2013 年底来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冬天还下了一场小雪,转入春天的温哥华才是美的惊人的温哥华。知道这个地点,一直没有去过。今天是张国荣逝世 11 周年,刚刚来到温哥华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每天只是去英语学校上上语言课,既然有时间就按照地图导航给出的地址:Tea House, Stanley Park,出发前买了一束花,再在 Lansdowne 的 Target 买了一张贺卡,跟媳妇闺女三个人开车出发前往。

到达史丹利公园山顶,这是一段车速限速 30-40 的慢速车道,虽然慢但开车的人可以欣赏公园路边的海景和上山路后的丛林,盘旋到顶就是 Tea House,这张长椅据说是 2003 年张国荣去世以后有荣迷捐赠的,定期为长椅续费,椅子上刻着:

“IN LOVING MEMORY OF LESLIE CHEUNG 9-12/1956 – 4-1/2003”
纪念张国荣 1956.9.12 – 2003.4.1

GREAT ARTIST | COURAGEOUS MAN! YOUR MUSIC AND FILMS
HAVE STOLEN HEARTS THROUGHOUT THE WORLD. LOVE. FANS
伟大的艺术家,勇敢的人!你的音乐和影视作品
偷走了世间人的心。 – 爱你的粉丝 敬上

在我到来之前已经有同样其他的朋友在长椅上摆放了鲜花和贺卡。

这张贺卡上写着:

“哥哥,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是某种缘分。我多么庆幸。Miss You!
– 王欢 2014.4.1”

用手机拍下来几张照片,就离开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

来温哥华第二个四月份,礼拜三,张国荣逝世 12 周年。

来温哥华上班有大半年时间了,跟公司老板请了半天假,说有点儿私事要办,下午去买了一束花,直奔史丹利公园。天气和去年一样的好。前往 Tea House 的路已经非常熟悉,来温哥华的这一年多时间已经来过很多次这个公园了,朋友来温哥华我也推荐一定来这个公园和这个山顶看看。和媳妇闺女三人前往。

和去年一样,我来之前已经陆陆续续有其他人在长椅上摆上了鲜花。

遇到老家是浙江的 Kate,她说她和朋友们每年都义务的为这张长椅刷上新的油漆做好保养,每年她都会带上一束鲜花放在这里。同为荣迷,加了一个微信,合影留念一张。

做了一只简单的视频。

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

不知不觉来温哥华快三年了,这是第三个四月份。周五。四月份的温哥华天黑的也晚,下班以后迅速买了一束鲜花开往史丹利公园,交通意外的通畅半个小时就到了。我们三口之家扩员了,上个月达达降生,今年我是和娜娜一起来的。

张国荣去世 13 周年,我来的晚长椅上已经摆满了鲜花。据说每一年到黄昏长椅上都是满的,之前两年来的早一点花就少一点。

远处是温哥华英吉利湾,巨大的邮轮在大海上只是一个个小小的剪影,一切都很缓慢,时间仿佛凝固。这里四五张长椅一直矗立在这里,365 天来来往往看落日的老人,骑单车上到山顶休息的年轻人,家人和孩子在草地上嬉闹,每年都似乎是一样一样的场景,只有人添岁,脸上爬上了一些皱纹。温哥华是十分适合感受时间流逝的城市。

下山和娜娜去吃了一个丸玉拉面的保留项目,娜娜今年快要五岁了已经是 daycare 的老同学,马上就要上 Kindergarten 了,从刚来加拿大 ABC 都不会到现在说个不停,变化巨大。不再是两三岁时候那个沟通也不听,还十分难带讨厌的臭闺女,现在我可以带着去任何地方,说出来一些话还常常令人惊讶。

我跟她说:“干杯!”
她回复我道:“Happy Friday Jacky!”
我愣了一下,回到:“Happy Friday to you too.”
娜娜喝一口水问我:“爸爸,明天不用去幼儿园吧?”

做了一只简单的视频记录。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

张国荣去世 14 年,来温哥华第四个年头,星期六,阴天。

来史丹利公园山顶,已经摆满了鲜花。

一些正在放上鲜花的年轻人,跟我从小时候听到如日中天的 Leslie 不同,他们岁数可能比张国荣离开的年头数也大不了太多,很开心那么多人喜欢他。

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

又是四月,张国荣离开的第 15 年,我来加拿大也五年了。我的爸爸妈妈从去年冬天过来温哥华,马上要返回湖南,三月份刚带他们打卡了他们人生的目的地:美国纽约。他们一辈子都特别节俭,但是我带他们去看 200 刀一张的《狮子王》和 600 刀一张的 NBA 纽约尼克斯主场比赛,他们一个字都说啊!后来我妈跟我说,她这辈子连 200 人民币一张的音乐演出都没买过,纽约这次真的是豁了!

四月是温哥华樱花盛开的时间,我先带他们来温哥华樱花打卡的胜地拍照留念,我妈说娜娜是大孩子了。听说去一个张国荣去过的地方,他们饶有兴致。

来到史丹利公园,同样的捷足先登的荣迷已经放下花儿离开了。

娜娜上小学已经快两年,今年七岁了。她未必记得这个日期,但是一到我们要来这里她就会说:“I know, you are going to put some flowers to your favourite singer.”

做了一只简单的 vlog,配乐是《春夏秋冬》。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

来加拿大快六年了,我已经连续第六次来这里放上一束鲜花。因为前一天真的走不开,今年是四月二日来的这里,长椅上只有我一个人的花。

没有被花占满的长椅平常是这样的,坐在长椅上对面就是西温哥华,张国荣温哥华曾经的家就在对面那一片山上房子当中的一栋,隐退温哥华却也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定享受这种慢节奏生活的他,坐在长椅上可能想了些什么?更难想象的是,他离开居然有 16 年了。

还做了一只简单的 vlog:

二零二零年

2003 年张国荣去世和非典同年,2020 年新冠肺炎的一年,许多相同记忆。

我来温哥华七年了,张国荣去世第 17 年。几个星期前《风再起时》的词作者、张国荣的生前好友香港音乐人陈少琪先生答应和我来这里拍摄一期视频,共同回忆张国荣。视频的内容我放在了 YouTube 上,对我来说是一次珍贵又特别的怀念 Leslie 的方式。

十几岁听他的磁带,VHS 的年代看他退出歌坛的演唱会震撼不已,CD 的年代买过他几乎所有滚石以后的唱片,《霸王别姬》是在湖南的电影院里观看的看不懂那么多却被片尾《当爱已成往事》震撼的一塌糊涂,即便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华语电影曾经公映过如此优秀的登峰造极放到今天过审都困难的电影,2003 年不可思议难以接受的一天… 17 年就这样难以置信的晃过去了。

2020,四月一日又快到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